当前位置>>今视网>>交通频道>>热点要闻
少女在戒网瘾学校被虐待死亡老师灌水称别装死
来源:中国广播网 作者: 2014-06-16 11:06:00 编辑:常志霞

  央广网北京6月15日消息(记者肖源)据中国之声《新闻晚高峰》报道,“博强学校,守护青少年健康成长的专家、孩子的第二家长。”在这段广告里所说的博强学校的怀抱中,19岁的少女玲玲死了,死在一堂特训课上,死的时候遍体鳞伤。

  5月19日晚8点,玲玲被叫走“加训”,快10点,周口籍女孩欣欣也被叫去“加训”,训练项目是“前倒”和“后倒”。

  什么是前倒和后倒?据郑州市十八里河派出所民警调查得知:按他们学校的说法是一种加强训练,就是让她前倒后倒,在女孩不做的情况下,强制性地让她前倒后倒。

  在如此残酷的“加训”过程中,欣欣回忆说,她清晰地听见了自己脖子扭断的声音——寰枢关节半脱位、颈髓损伤、头部外伤——而这,也正是郑州市第七人民医院对新新的诊断结果。

  那么,特训时间更长的玲玲呢?为了不再刺激那个14岁的孩子,由她的父亲转述了欣欣对当晚的描述。

  欣欣父亲:寝室的前面,水泥地上,那个小女孩,那摔的声音,都超出正常音了,在学校的每个老师都听见了,一开始还喊了,喊着喊着不喊了,摔这摔着没音了,没音了在地上趟这,这个老师过去看,出血了,另外一个老师过去,马老师又过去,起来起来装死了。又往她嘴里灌水。

  同时遭三名老师毒打,玲玲到底犯了什么错?玲玲妈妈向目击者询问后得知:

  玲玲妈妈:宁宁去厕所没说,回来都整她,马老师先说整她,后来说她谈了个对象,后来也是这里面的老师说你整不好她,我来整她,就打打一直打,又来了俩教练又打,后来了一个校长叫王总,说没事,只要打不死就打。

  5月20日的凌晨四点左右,玲玲妈妈接到了学校马老师的电话:

  玲玲妈妈:三点四十九她给我打个电话说你来吧,她训练受不了了,摔倒了,我说那也没啥事,过了一会儿,她又打电话,说你们来吧,送到医院了,我一听挺严重的,我马上就坐车过去了。我就问医生,玲玲呢?他就说在后头呢,在太平间呢。

  玲玲死亡后,博强学校一时被舆论称为“地狱学堂”。

  与舆论正热相比,当事方的冷,是如此的出人意料。事发二十多天后,搏强学校一如既往地接待“走投无路”的家长,训练被认为“需要治疗”的学生。

  副校长段江波:咱们学校现在教学啥的都还正常着呢,应该说影响不太大。

  记者离开搏强时,50多个孩子,照常上课受训。曾经,他们与玲玲和欣欣都是同学,如今,玲玲、欣欣,一死一伤。但在她们的“同学”眼里,这些事儿,已经过去。

  学员:那是前一段的事,都过去了,没事了。

  一位花季少女的非正常死亡,在博强,未掀起一丝涟漪。校方的坦然,让人意外,说辞,更加语出惊人。在导致玲玲死亡的“加训”中,尽管主抓训练工作的另一名王姓副校长也在场,但副校长段江波却说:那晚的加训,只是老师的个人做法,与学校无关。

  段江波:晚上学校是不组织训练的,那不是学校行为。

  面对“体罚”的质疑,段江波和另一位招生负责人都并不避讳。

  段江波:因为咱们学校是个特殊学校,这都很正常。因为咱们学校就是这样的性质,所以说体罚没法避免。

  体罚不可避免,那死亡呢?一个14岁的少女为什么会被送来这所学校?

  父母离异,玲玲跟着妈妈生活,可妈妈忙于事业、无暇顾及她。久而久之,玲玲也就中断了学业。玲玲妈妈想着,孩子顽皮,总得找个能管得住她的地方。

  玲玲妈妈:我在网上查的,当时去到那个学校吧,看着都是军事化管理,还挺正宗的。

  4月6日,与学校沟通好之后,搏强学校专程派车,从新乡把玲玲接到郑州,从此,玲玲妈妈再也没见过孩子。

  4月20日,在送走心爱女儿的第42天,在太平间里,她见到了她。

  在搏强的招生办公室里,管城教育局颁发的办学许可证上,办学内容一栏,写着“文化知识培训”,一些锦旗、感谢信,与郑州市教育局颁发的“合法办学单位”牌匾一起,被高高挂起。

  而玲玲妈妈,还在自责:我每天可忙,他这个学校是俩月之间不能见学生,我们才送来40多天,就这没见到。没有通过电话,没有通信,没有见过孩子一面。就后悔这一点。

  目前,当地警方已对涉案的五名嫌疑人予以刑事拘留,而搏强学校依然在正常招生培训。事件进展,中国之声将持续关注。